押金难退、欠薪、倒闭、“尸体”堆积如山,共享单车死伤一片!变味的“共享”,还能玩多久?

短短一两周时间内,就有小蓝、酷骑、小鸣三大互联网共享单车企业爆出问题,押金难退,加上此前的悟空单车、町町单车等共享单车,整个共享单车行业面临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日前,有小鸣单车员工在社交网络上称,小鸣单车已裁员99%,CEO已离职,公司实际控制人失联。记者从多位原小鸣单车上海员工处得知,曝光内容基本属实,公司在沪经营团队已名存实亡,主要成员在上月已离职。
 
另据员工的爆料,小鸣单车现已名存实亡,公司的钱大多被邓永豪挪用支付供应链开支,全体员工欠薪未付,杭州办公室已人去楼空。该员工还称,小鸣单车全体员工欠薪未付,“8、9 月份的工资拖了好久才发,10月份工资至今未果。”
 
据称是小鸣单车11月21日上班时间办公司情况 与此同时,杭州公司大部分资产已经变卖,位于西斗门路9号福地创业园的办公室,已到期清退,员工跟公司失去联系了。 企业工商信用公示系统显示,小鸣单车在沪注册的上海骑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于11月13日变更为注销状态,原因为决议解散。 小鸣单车:90%押金已退 线上线下仍正常运作 小鸣单车内部人士11月27日向记者表示,目前小鸣单车在全国范围内,线上系统、线下运营都仍然正常运作。小鸣单车90%以上的押金已经退还。 共享单车死亡名单出炉 悟空单车:押金已全部退还; 町町单车:1万多名用户退不了押金; 小鸣单车:欠用户的押金约5000万元左右; 酷骑单车:仍有7亿元押金未退还用户; 小蓝单车:欠款高达2亿用户押金难退…… 网易研究局根据公开资料,整理了一份共享单车死亡名单:
 
图片来源于网易研究院 有媒体初步梳理发现,据芝麻信用提供的数据,粗略统计造成用户押金损失已经超过10多亿元,亟需尽快拿出应急解决方案。 曾经一个调色盘都装不下的共享单车游戏,热闹过后一地鸡毛。
 
共享单车变共享垃圾,单车“尸体”堆积如山 这是江苏南京一个收缴共享单车停放的市郊某处停车场。空旷的停车场被黄色、橙色等单车充斥,通过航拍照片,这些车辆停放的密密麻麻,场面相当震撼。据悉,这些单车大多是由于乱停乱放以及随意丢弃后被收缴,日复一日,便逐渐形成了这个堆放车辆的“坟墓”。
 
这是在郑州晨旭路附近的一个空院内,数万辆被收缴的共享单车被安置于此,放眼望去,OFO和摩拜单车居多,据当地居民称,这些被收缴单车的规模虽大,却只用了一个月时间。
 
截至11月5日,厦门收缴了超过4万辆违规共享单车,图中厦门是一处安置被收缴单车的“坟墓”,由于场地太小容纳不了如此数量的单车,所以启用了起重机来积压放置。
 
图为杭州城南的一处空地,这里放置了上万辆共享单车,在上千平米露天荒地上,各品牌的各色单车密密麻麻。相关负责人表示,这里暂扣的违规共享单车数已超过2万余辆,多数单车公司对这些车辆的处置问题无回应。
 
据不完全统计,自共享单车登录合肥以来的7个月中,违停、违法类似的市管理案件达16000余起,许多城市管理工作者每天需要耗费大量的工作精力来规范单车停放,这不仅造成了城市管理资源的浪费,“共享资源”也变成了“共享浪费”。
 
共享经济在很多人看来是一块“大蛋糕”,可是过多的共享单车投放不仅是一种浪费,更给监管带来了很大的问题,同样的给市民出行也带来了不小的困扰。
 
图为栖霞区仙林的一条马路上,因违规被暂扣的共享单车占据马路的“半壁江山”。可是,这些单车既没有人使用,也没有企业回收。
 
暂扣的单车大多成为“三不管”物品,很多网友都在担心,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共享单车会成为新型城市垃圾。
 
深圳某街头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山
 
杭州某地违停待处理的共享单车坟场 如果仅仅是“有碍观瞻”倒也罢了,各种破坏、霸占共享单车的行为,各种违规骑行酿成惨剧的新闻,不禁让我们一遍又一遍的反思。 变味的“共享”,还能玩多久? 什么时候开始,便民创新的“共享”,成了不少人眼里的笑柄和心病?
 
共享小马扎
 
共享充电宝
 
共享洗衣机
 
共享雨伞
 
共享女友
 
共享床铺
 
共享硬币
 
共享购物车
 
共享姨妈巾 这样的模式能玩多久?
 
来源:互联网的一些事(ID:imyixieshi)综合:网易研究局、第一财经日报、腾讯科技、澎湃新闻等。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100146.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
诚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