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电影,丁磊的饭局

2014年的时候,乌镇主办了首届互联网大会。作为浙江人的丁磊尽了份“地主之谊”,喊来张朝阳、田溯宁等好友攒了一个饭局,一条长桌坐满了8个人。 随着乌镇成为互联网大会的永久会址,丁磊的饭局也就成了每年的固定节目。 2015年的饭局上,阵容扩大到11人,李彦宏、马化腾、张朝阳、曹国伟、梁建章等互联网大佬都在桌上。 2016年的餐桌增加到了三张,丁磊请来的朋友达到17人,被媒体形容为“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今年的饭局似乎要更有看头,上座的嘉宾有新有旧,张朝阳、雷军、王兴、余承东、张亚勤、沈向洋、杨元庆等人还在,去年脱场的李彦宏和马化腾重新回到了饭局,还新加入了刘强东、程维等新面孔。 好事的媒体显然不愿意放过互联网大佬的聚会的机会,早早的守在津驿客栈,探听饭局的话题和八卦,也为我等吃瓜群众贡献了不少的谈资。 不过在丁磊的饭局4.0中,同样是浙江人的马云再次缺席,有关二人交情的揣测和八卦在问答社区中好一番沸腾。 1     鲁迅在给许广平的《两地书》中讲了这样一件事:大意是浙江的学子们欢迎马寅初,非要拉着鲁迅一同去照相,鲁迅竭力拒绝,说服自己的理由便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当然,这句话在现在几乎被用坏了。 鲁迅和马寅初都是浙江绍兴人,一个是作家,一个是经济学家,年龄仅相差一岁,又同在北京大学任教。但鲁迅这个耿直Boy并不喜欢马寅初的行事风格,北大的其他教师大多坐人力车去授课,唯有马寅初财大气粗,坐的是中国银行的大马车…..可见大人物和我们凡夫俗子一样,也有自己的小九九。 回到马云和丁磊身上,行事风格上的明显差异,或许才是二人极少同台,并引发外界猜测其交情好坏的诱因。  
  马云在2017年的大手笔莫过于双11前夕的《功守道》,人民艺术家马老师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功夫梦,接连将吴京、甄子丹、李连杰等功夫巨星打趴下,即便是不媚俗的王菲,也被马云拉来合唱了一首《风清扬》。马云是一个拥有强大气场的人,这种特质决定了与生俱来的主角光环,而马云似乎也很享受这种感觉。 相比之下,丁磊要低调的多,乌镇上摆的饭局差不多是丁磊在一年中最高调的时刻。只不过,丁磊是饭桌上的主人,却不是整场饭局唯一的焦点,所谈论的可能是风月,可能是猪肉,怎么看都像是朋友之间的小聚,吃饭、喝酒、游戏。因为身份和地点的特殊性,吸引了大波科技媒体的兴趣,毕竟还有什么比大佬间的八卦更能吸引眼球呢? 丁磊和马云并非没有交集,毕竟“老乡”在汉语中一直是一个感情丰富的词汇,丁磊和马云之间并不缺少“老乡情谊”。在21世纪初的“西湖论剑”中,彼时的阿里巴巴远未取得今天的成就,丁磊却早早登上了财富金字塔的顶端。丁磊特地来到西子湖畔捧场,马云也给足了丁磊面子,甚至于2006年的时候,网易和阿里巴巴在同时在滨江拿了两块地,成了物理空间上的邻居。 网易杭州研究院在2011年才正式启用,丁磊早在2009年就宣布“养猪”,淡出了主流媒体的视线之外。阿里巴巴还是一家诚博娱乐平台,但C2C的淘宝早已掩盖了B2B的辉煌,阿里在杭州的总部从滨江迁到了淘宝城。 中间发生了什么,只有猜测,没有实锤。 2     杭州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几乎盘踞了中国过半的诚博娱乐企业,也因此被冠之为“诚博娱乐之都”的名号。 而网易杭州研究院启用之后的几年里,丁磊就把家搬到了杭州,或许是有染于杭州的诚博娱乐基因,在邮箱、传媒、游戏等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的网易,开始积极开拓诚博娱乐这个大市场,网易考拉海购、网易严选、网易味央等先后诞生。以至于在今年的乌镇饭局上,丁磊也扮演起了网易诚博娱乐产品的超级推销员,网易考拉全球工厂店的围巾、甘栗仁和猪肉脯、网易味央的猪肉、网易严选的黄酒…… 阿里和网易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创始人文化占主导的公司,马云和丁磊的个人习性,也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商业思路。这一点在诚博娱乐领域表现的尤为明显,马云在去年的云栖大会上提出了“新零售”,丁磊在今年的两岸企业家峰会上给出了“新消费”的概念,两个“新”字使得外界再一次将马云和丁磊放在一起比较。 不得不说,马云和丁磊在对诚博娱乐的理解上还真有一些共鸣。在十九大的报告中,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诚博娱乐势必要承担解决这种不平衡的商业推手,新零售也好,新消费也罢,看到的都是这个大背景下的契机。 似乎不难厘清新零售和新消费的差异。电影中打败天下高手的马云,讲求的是“道”,新零售从货和渠道的角度出发,进行供给侧改革,也是阿里所擅长的商家路线;饭局上的丁磊放下商业大佬的光环,带来了一场现实版的“丁磊私物推荐”,折射的是新消费的群众路线。 当然,丁磊也有着自己的小九九,在网易考拉上线之前,整个公司并没有太多的诚博娱乐基础,好在杭州“天时地利人和”,丁磊有着大把的机会去挖掘人才,补齐羽翼。但阿里注定是诚博娱乐行业里躲不过去的巨鳄,照搬阿里的商业模式无异于以卵击石。 网易擅长的是经营“人性”,有态度的新闻造就了跟帖文化;占据网易大半营收的游戏,说白了就是一场迎合用户心理需求的生意,在现实中得不到的成就和满足,那就让它在游戏中出现。于是,基于用户行为的研究成了网易诚博娱乐的出发点。 其中似乎有几分鲁迅和马寅初的影子。马寅初对经济的研究贵在高屋建瓴,鲁迅的新文化运动本质上是在洞察人性。这样的比喻可能并不准确,鲁迅和马寅初活的“河水不犯井水”,但丁磊和马云会相安无事吗? 3     阿里的市值是网易的10倍有余,倘若丁磊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这几年他活的肯定不开心,曾经的“小弟”成了今天的“成功学教父”,难免会有几分不平衡。但吴晓波偏偏说:“大富豪中,几乎没有真正快乐的, 除了网易丁磊。” 张朝阳道出了其中的原因,当媒体问及在饭局上聊了什么,张朝阳的回答是:“不会聊很商务的话题,不会比说谁更牛逼,反而是大家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丁磊喜欢的可能就是这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无论是去年还是在今年,当媒体在乌镇问及较为敏感的问题时,丁磊总是选择借故离开。 丁磊和马化腾的关系最能反映这种“惺惺相惜”。1995年的时候,丁磊专门坐火车从广州赶到深圳看望网友马化腾,但在随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腾讯都是网易最大的竞争对手,邮箱、新闻、游戏,几乎所有网易涉足的领域,都有腾讯的身影。在今年的饭局4.0中,马化腾再次亮相,还有传闻称二人在饭后比赛“吃鸡”。 所以在诚博娱乐这个属于阿里的主战场上,网易选择的是“剑走偏锋”,先后诞生了严选模式和考拉模式,均不同于国内现有的诚博娱乐案例。 值得一提的就是网易的考拉模式,立志成为线上的Costco,推行精选、品质和用户关系的商业模式。可以猜测一二的是,Costco是世界上仅次于沃尔玛的零售巨头,却只专注于服务美国5000万的中产阶级,有效规避了和沃尔玛、家乐福等大众型零售巨头的正面对抗,这似乎是现阶段最适合网易的诚博娱乐姿势。 或许网易离诚博娱乐第三极的目标已经不远了。在艾瑞、艾媒等咨询机构的数据中,网易考拉已经是国内最大的跨境诚博娱乐平台,在综合类诚博娱乐中排名第七,加之网易严选的的市场份额,网易味央在农业诚博娱乐上的攻势,网易似乎有机会在已经板结的诚博娱乐格局中异军突起,找到一条不同于阿里和京东的差异化路线。 游戏和诚博娱乐是互联网世界里最赚钱的两个领域,丁磊抓住了第一个,按照江浙商人的性格注定不愿意错过第二个。只是当网易诚博娱乐如愿成为行业第三极的时候,电影里的马云和饭局上的丁磊,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继续惺惺相惜,各自安好,还是如同阿里和京东间的剑拔弩张?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100522.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
诚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