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薅羊毛”也能薅出个产业?

    27岁的小宇(化名)是广州某电力公司员工,他从大学开始就热衷于在国内外各大论坛和贴吧寻找机票酒店的最大优惠叠加方式。这让身为旅游达人的他节约了不少出行资金,甚至还利用平台间的信息不对等倒卖积分赚钱。   像小宇这类人,在行业里被称为“羊毛党”,即指专门研究各互联网渠道的优惠促销活动,以相对较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物质上实惠的人群,这一行为也被称为“薅羊毛”。   不过,作为资深“羊毛党”的小宇,最近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了。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抱怨,现在的“羊毛”是越来越难“薅”了,在规模日渐庞大的专业“羊毛党”面前,作为“散户”的他获取信息的速度和“薅羊毛”力度都只是小巫见大巫,“还不如把精力和时间放在现实中升职加薪靠谱些”。   实际上,很多像小宇一样在“薅羊毛界”单打独斗的“散户”们都有同样的感受,各大平台的防范技术升级,“薅羊毛”需要更大的资本和精力。在他们感叹“薅羊毛”屡遇瓶颈时,专业的“羊毛党”们早已鸟枪换炮,并由此形成了训练有素、利润丰厚、专业又神秘的黑灰产业链。   顶象技术风控产品技术负责人张晓科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不仅是规模再加产业链的组织化和产业化,目前“羊毛党”的攻防技术也已经演进到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层面了。业内人士指出,单个的“羊毛党”越来越难做,有组织化的会获取更大的利益。   海量“羊毛党”不过是冰山一角   “收tk徒,接担保、4代下XX外卖可叠加满减……”收费标准从88元教一个项目到888元包终生不等……专业“羊毛党”组织的规模究竟有多大?在qq群、搜索引擎上以“羊毛党”、“薅羊毛”和“撸羊毛”等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可以搜到很多相关的群和贴吧,除了成员都在说些奇怪话语的“收徒群”外,就是全员禁言,只有群主和管理员不断发布优惠、领券和红包信息的“搬砖群”。   为了解更多内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试图以“新手小白”的身份加入其中。记者以“学习拜师”的名义联系上一个收“全套网赚”徒弟的“羊毛党”,188元带永久。交“学费”后,“师傅”不仅会教网赚思路和刷单软件使用方法,还包括避免大规模行动被平台发现的策略,同时也会把下游客户的资源分享给记者。   学习过程中问得太多,就会被警告“先做好最简单的事再说”,想要深入了解或者学习其他平台,还要另外交钱“进一步了解”。更多情况下,“师傅”更愿意带有一些网赚基础的“徒弟”,最低要求是可以使用“羊毛党”之间的“黑话”无障碍沟通。   而“搬砖群”就是刚入门的“羊毛党”完成“搬砖”项目(将优惠券、优惠平台、收徒信息传播到各个群中达到引流目的)的一种手段:打着有免费攻略和最大优惠的旗号让人“分享至5个群”后加入另外一个新群,传播力堪称神速,通常一个2000人的群从建立到满员不超过半个小时。   这些群主要用来“引流”,即招募更多想要入门的新手进行新人注册、商品购买等,甚至很多“路人”因为巧合被莫名拉进群,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为“羊毛党”的“业绩”做了贡献。   当记者表示想专职做“羊毛党”大赚一笔时,一位“羊毛党”以过来人身份“指点”道,要先从免费的项目做起,每天不断加人扩大自己的能力。“我做‘网赚’8年,小到打码挂机,大到3M理财、拆分盘以及货币外汇都做过”。据悉,这位“过来人”现在做起了工作室对接各种项目。当记者问及工作室经营情况,该“过来人”表示不便透露。   一般来说,真正收益高的项目还没有流通到“小白”就已经被“薅”得差不多了。记者经过调查发现,目前“羊毛党”基数庞大,且大部分处于产业链尾端。这部分“羊毛党”虽然游寄于各大诚博娱乐平台,但收益跟上游“羊毛党”比起来不过九牛一毛。据《第一财经》报道,目前国内网络“黑产”的直接从业者超过40万人;若计入网络“黑产”辅助性质的上下游人员,从业者超过160万人;2016年网络“黑产”年产值约1100亿元。   攻防技术上升到人工智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从2013年下半年兴起到现在,“羊毛党”早已不只是占小便宜的代名词,他们中的大多数已建立了个人网站、工作室和社群等,并逐渐形成规模化运营。在这个组织中,有人负责数据管理,有人负责传播推广,有人负责技术研发……   同盾科技和FreeBuf于11月7日发布的《黑镜调查:深渊背后的真相之薅羊毛产业报告》显示,过去几年间,“羊毛党”已经发展成为一股庞大的力量,“薅羊毛”过程中需要的各种资料、手段和工具,催生了上游的各种灰色产业,比如:接码平台、商业化的注册机、群控系统、代理平台、资料商人和账号商人等。   报告显示,在整个“薅羊毛”的产业链结构中,手机卡商属于最上游的群体,为各大接码平台源源不断提供手机卡和用户信息;黑客和技术开发者发现系统漏洞,不断提供大量自动化工具等,提高“羊毛党”的工作效率。   记者在接触多位“羊头”(羊毛党群体的管理员)和“羊毛党”后发现,“羊头”和“羊毛党”一般是各司其职。“羊头”从代理处接单,从各处获取工具、漏洞,成立并管理qq群、网页论坛,拉人头;普通的“羊毛党”则每天在各大群里领取任务,哪个平台上线了新活动、哪里优惠力度大,“羊毛党”们会在第一时将信息散播在各个论坛和群组中,采取有规划的行动。   在“羊毛党”中,也存在不同的获利方式。例如有些“羊毛党”获取的商品、礼券被上游以较低价格回收,通过专门的市场销售渠道进行售卖;有些通过海量新人注册、刷单赚取人头费。   某“羊毛党”工作室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他的工作重心放在了市场发展和推广。在某家电售后部工作的他兼职做工作室,对接各类项目运营,同时管理着好几个qq群。“很多人只知道撸毛,撸毛不做市场你能赚几个钱?”该负责人说。   自媒体“黑奇士”主笔也表示,专业的“羊毛党”都有专业的分销渠道,普通人即使以低价采购海量商品,多数也会面临“砸在手里”的困境。   除了产业链规模化专业化,目前“羊毛党”的攻防技术也演进到较高水平。张晓科说:“黑灰产业已经在使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来绕过传统的防控策略,这也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对此,张晓科认为,行业与企业除了技术防范外,还需要产品业务层面和制度立法等方面的共同推进。“《网络安全法》已经有些拘役和罚款的案例,多少对‘羊毛党’会有些震慑作用”。     虎嗅注:虽然现在年纪小一点的人可能已经不知道“薅羊毛”是什么意思了,但是对于90年出生以前的人来说,“薅羊毛”不只是一个生产行为,更代表了一种占便宜的投机行为,类似现在的流行说的“低价车”。时至今日,”羊毛党“依然存在,甚至与时俱进的发展出了规模化和产业化。   本文转自“每经网”,作者:记者李卓,实习记者王星平,编辑:曾健辉,原文标题《“进击”的“羊毛党”:规模化 产业化 智能化》。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101012.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
诚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