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辞职炒币:本金半年翻6倍,监管来临一夜暴跌

横空出世的虚拟货币缔造了今年诸多财富传奇,而监管的当头棒喝令多少暴富梦碎。如今,新旧“韭菜们”集体出海,试图重拾“旧梦”。 24岁的90后小伙左毅(化名)就是其中的一员。“我也是‘韭菜’ ,”左毅向中新经纬笑称,“不过算是‘老韭菜’了。” 实际上,炒币近半年来,左毅的账面资金已经翻了6倍,最高时达到了10倍。他为明年定下了200万的目标,他说应该还是容易实现的。而与此同时,空虚、焦虑、朋友的疏远也缠绕着他。 光怪陆离的“币圈” “现在已经是一个比特币两辆捷达的时代了,”左毅近日在朋友圈写道。彼时,比特币迎来了一波飙涨,并在12月17日突破2万美金创造了历史新高。 时钟拨回半年前,左毅还在重庆从事汽车展览工作。今年夏天,一次与炒币的朋友云南旅行后,左毅决定辞去工作和朋友一同去青岛全职炒币,从此打破了按部就班的生活轨迹。 左毅踏入“币圈”正是国内虚拟货币的疯狂时刻,6月份开始,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有ICO项目的推介会、区块链峰会,“相亲币”、“嫩模币”……各路人马蜂拥而至,抢购代币。 8月,左毅拎着印花古驰手提包出现在全国各地的区块链峰会。每次从会场出来,手里都被项目方请来的金发碧眼的美女塞满传单,还不时被招呼着到各个展台注册拿礼物。“得去会议上看看各个项目,才能区别好坏,我自己也在不断的学习中。”左毅说,自己坚持价值投资,主要看项目团队阵容、项目内容和引荐人决定是否投资。
左毅参加的某场区块链峰会人头攒动 中新经纬毕彤彤 摄 如今,每天起床和睡前,左毅都要登录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查看行情,这是他炒币后新养成的习惯。而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和朋友建的几个投资人群里互动、答疑,浏览行业资讯,偶尔帮私募募集些资金。左毅认为对炒币者而言资讯很重要,他向中新经纬分享了几个微信公众号,“这几个我觉得内容不错,每天都会看,我们互相也会在群里分享一些资讯,玩这个主要靠消息。” 一夜醒来币价翻倍 聒噪疯狂的币圈,让初入此地的左毅尝到了甜头。8月份时,左毅投资的一个ICO项目代币价格不断飙升,从几十元一下子涨到了300元,“有一次,我80元买入,睡了一晚醒来币价超过了160元,竟然翻倍了。”左毅坦言,“这简直是躺着赚钱。” 不同于股市,虚拟货币全球24小时交易,让炒币客们的神经时刻紧绷,一觉起来,几家欢喜几家愁。如果是短线操作,起初左毅还比较紧张,但时间长了就从容很多。“我会给自己设定一个上限或者下限,达到这个数字就立马抛掉。”左毅说着又打开软件看了看行情。 好景不长,9月监管来临,虚拟货币前途未卜。9月4日,央行联合多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要求各类代币停止融资行为,并进行清退安排,交易平台也禁止法币交易,随后比特币中国、火币网、OKCoin等交易平台都关闭了国内交易平台。
资料图 来源:中新网(图文无关) “8月份买啥都涨,9月份买啥都跌,之前涨得越猛的代币,监管来临后就跌得越快。”左毅回忆道,那段时间的确有些煎熬,自己参与的ICO项目纷纷退币,他认可区块链的价值,也相信海外有存活空间,但诸多ICO项目发展前景不明让他感到惴惴不安。 而最让他难过的是,之前让他推荐买币的一些朋友,因为在ICO监管之下赔了钱而和他疏远了。9月过后,他把之前在朋友圈发过的ICO项目信息都设为仅自己可见,“之前对一些项目的推荐,放到现在都不合适了,时间检验了项目的优劣。”左毅之前自认为不错的项目,如今也被验证是一场骗局。 此后,左毅并没有退场,而跟随炒币大军转移到海外交易平台。如今,超过10万元的额度他会选择场外交易,联系好买家直接微信或支付宝转账。“平台交易手续费太贵了。”他说。 担心监管寝食难安 明年目标200万 监管政策出台后,左毅对监管信息极为敏感:“政策来了,要顺势而为”。11月份,受到比特币成立期货等多重利好消息的影响,比特币开启暴涨行情,左毅在4万元人民币时购买了几个比特币。12月初,他听到有关比特币二次监管的小道消息格外紧张,“那几天真的很担心,吃睡都不踏实。”随后左毅在近7万元的价格卖出,压在心上的石头落地,但他也错过了随后突破10万元的疯狂大涨。
资料图 来源:中新网(图文无关) 经过小半年的折腾,左毅手中的钱已经从起初的10万元炒到了60万元,而账面最高曾达到了100万元,目前左毅手上还持有四种虚拟货币。“与那些动辄成百上千万的人来讲,我这是小巫见大巫了,我就是他们收割的‘韭菜’。”左毅对眼下的币圈形势判断依然很冷静,而他半年的收益却是同龄人几年的收入。 炒币操作时间外,在青岛朋友并不多的左毅时常感到空虚,会想念吉林老家的亲人和重庆读书的朋友。健身、游泳、手游、娱乐,左毅这样打发自己的闲暇时间。 “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挺颓废的,所以现在开始学英语了,我想去澳洲留学。”左毅说,在币圈混英语十分重要,了解项目、看海外资讯都用的到,而自己英语太差了,有些项目名字都叫不上来。 而远离职场也让他担心与社会脱轨。左毅坦言,自己也想过去找份全职工作,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和项目团队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他转念又说,但炒币虽然看似空闲时间多,看资讯、操作还偶尔帮私募募集资金,也要寄合同干些琐碎的事情。“一天下来看似什么也没有干,但似乎也做了点啥。”关于未来的职业规划,左毅似乎并没有打算好。 “币圈”风谲云诡,左毅为自己明年树立了200万的目标,在他看来,这个目标还是比较容易实现。对于炒币客身上“投机者”的帽子,左毅则认为,任何投资的选择都有一定投机的心态,都想获得高利润,一些炒币客不看币的价值,盲目投资想获得高回报就是投机。 左毅沉思了几秒,话锋一转,“我自己目前对区块链的认识还不是很深入,如果说投机也不为过。”不过对于虚拟货币这种新生事物,他一如既往充满期待。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102110.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
诚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