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游戏创业者:这个风口有点“堵”

 
  “干嘛老转发相同的小游戏内容给我?”   “因为我要复活呀!”   据QuestMobile 4月24日发布的《微信小程序洞察报告》数据显示,微信小程序目前的月活用户数达到了4.7亿,3月活跃数稳定在1.4亿。其中,在微信小程序TOP100榜单中,小游戏的占比为28%,呈爆发式的增长趋势。   “这很容易让我们想到小程序发展之初,大量的商业开发需求和用户使用需求。”从事小程序开发的刘超说。因为背靠着4亿多小程序用户,所以小游戏未来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在许多拥有独立手游企业转型进军小游戏的情况下,商家定制、广告植入、内建消费等潜在需求也会越来越大。“虽然市场巨大,但对创业团队来说,都拿捏不好要不要涉足小游戏开发领域。”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位小程序创业的少年,面对如此庞大的用户需求,却始终犹豫再三呢?   低价掏空利润空间
  “在小程序还不温不火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开始做开发业务了。”   起步虽早,但他和团队却没能在小程序火爆的红利期里,分到一杯羹。而他把这一次“思变”失败的原因,全都归咎给小程序开发领域的激烈竞争。   “别说深圳了,就这栋写字楼里,从事小程序开发的企业,就有二十几家。”刘超摇了摇头。由于小程序开发门槛低,只要从事过软件开发的企业都能够简单的转型,甚至兼着开拓这一项业务。做的团队多了,市场价格自然就低,利润更是被压缩。   “一千也能做个小程序,一万也能做个小程序,(行业)完全缺乏合理的价格标准。”   在以低价拼业务的小程序开发市场,他很是受伤。近30人的研发团队,虽然不是行业里最多的,但成本负担却并不小。就目前公司运作的情况来看,也仅仅只是“糊口”罢了。   “即便知道小游戏很火,但转型之后,会不会再次遇到小程序竞争激烈的问题?”刘超说,“更何况,现在网上已经有部分经典游戏的开发源代码可以购买,套上交互设计,价格想做多低都可以,反正对于企业来说,小游戏和小程序一样,只是个流量入口。”   据刘超了解,并非只有他一家从事小程序开发的企业,对小游戏开发持观望态度,就连行业里的头部团队,也都按兵不动,等待微信官方释放更多的利好信号。在刘超眼里,尽管已经有企业咨询小游戏的开发业务,但吃过了小程序的“亏”,他是不会在小游戏业务上投入过多资金与精力。   那直接面向用户,开发并运营一款内建收费机制的小游戏,这又是否可行呢?   研发投入极高
  4月19日,微信宣布了对小游戏开发者提供的扶持计划:在2018年内,每款小游戏每月安卓内购流水在50万元以下(包含50万元)部分,腾讯收取的40%渠道技术服务费将反哺给小游戏开发者,即腾讯不收取此部分的渠道技术服务费。   在旁人看来,微信官方对于小游戏开发者的扶持力度可谓空前。但刘超却说,这样的补贴政策力度看起来大,但实际运作中,对于创业团队能够起到的支持作用却不大。短视频平台补贴创作是“奖励钱”,微信补贴小游戏研发却只是“不收钱”。   “再者说,面向用户开发的小游戏,起初谁能有50万的月流水?”他说。想要做出一款能够让广大微信用户接受的小游戏,其实并不简单。在场景、逻辑、规则的设计和开发上,投入的成本不比手机游戏低多少。   虽然小游戏有类似于小程序的特性,小巧灵活,用完即关,不占手机储存的特点,但这并不意味着随便做一款类似“剪刀石头布”,内容十分单调的小游戏,就能够吸引用户使用。“跳一跳虽然火,但里面却没有任何内购、付费的逻辑,最多就是植入一些广告。”   想要让用户心甘情愿掏钱,那么就需要游戏中设置有相应的规则逻辑,对于游戏可玩性、内容性的要求也十分高,完全是在考验团队的产品策划与设计功底。   “在深圳,一名经验丰富的游戏产品经理,月薪都在三万元以上,并且和原来搞应用的(产品经理)方向完全不同。”刘超表示,如果要让游戏具备吸引玩家用户的条件,首先团队就必须“增配”这样一个角色,这对于创业团队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负担。“所以能做到这样的,要么就是有一定规模的游戏企业,要么就是不差钱的头部团队。”   至于刘超这样的团队规模,他自嘲道,把公司所有人都发动起来之后,仿个跳一跳还是不成问题的。如果想做个像“剪刀石头布”的游戏逻辑,估计都得费九牛二虎之力。   “所以微信这一波小游戏反哺红利,到底补贴给了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的。”他抱怨说,无论是小程序也好,小游戏也罢,都在一定程度上丰富微信平台的内容形式,带来了更多新的流量,提高用户使用微信的粘性。   但平台拟定的40%渠道服务费并不低,甚至已经比许多手游平台的渠道服务费还要高出许多。“现在说补贴给开发者,不免让我和同行们都有些担忧,怕未来小游戏种类多了,微信也达到既定目标了,就会要开始大刀‘割草’赚钱了。”他说。   推广运营才更“烧钱”
  “不管是手游还是微信小游戏,我都会建议创业者别去碰。”   出手了自己刚满五岁的游戏创企,在嘉宏眼里,无论做什么类型的游戏,本身都非常烧钱。他没少在游戏运营和推广上投钱,但团队所研发出来的几款手游,依旧不温不火。   作为刘超的好友,嘉宏已经不止一次提醒他,不要幻想小游戏能够为创业团队带来新的转折或机遇。除了在研发过程中需要投入大量经费之外,后续运营所需的费用,也足以将一家初创企业彻底“榨干”。   “不是所有游戏都有第三方代理渠道帮你投钱做推广的,而微信小游戏本身就属于轻应用,推广营销更要靠团队自身。”他说。   游戏不属于“酒香不怕巷子深”的产品,无论多么好的故事情节,极富逻辑性的规则等级,能够令人眼前一亮的场景,真想打开知名度,还是要先让部分用户知道,有这样一款产品存在。“打开微信小游戏的入口界面,就那一堆游戏排下来,还有创业者的位置吗?”   有些内容逻辑简单的游戏,还需要通过现金补贴,才能把用户和流量“烧”起来。“以前只有跳一跳和坦克(大战)这些官方游戏,但现在平台开放之后,小游戏的竞争一定会越来越激烈。”   而刘超试图通过融资等方式,用于小游戏开发与运营推广的想法,也让嘉宏给“扼杀”了。理由十分简单。没有用户基数的项目,本身就很难拿到融资,而且小游戏与小程序一样,“准入”门槛不高,因此做再多的商业BP,最终也都是浪费时间和精力。   “如果游戏创业项目能简单拿到融资,那我也就不用苦苦支撑之后选择卖公司了。”他说。身边苦苦支撑的游戏团队并不少,有些已经“熬”了好几年,都没能等来“春天”。况且现如今的资本机构,只青睐较为成熟、投资回报较快的游戏项目。“如果需要‘烧’推广,收益还慢的话,他们不如投区块链来的简单粗暴。”嘉宏说。   当官方的补贴无法真正触及基层创业群体时,也注定了平台上的游戏内容多样性得不到相应的保证。所谓“高手在民间”,创意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接地气”的草根创业者,或许更懂得普罗大众所喜爱的题材、方向、逻辑,但却迫于财力上的欠缺,只能远远观望,而不敢贸然涉足小游戏研发市场。   毕竟,小程序扎堆竞争,给这部分创业者带来的“伤害”,至今仍“记忆犹新”。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114313.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
诚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