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难民做出35000亿帝国,比尔盖茨靠他成首富,乔布斯认他为偶像!

比尔·盖茨、乔布斯...这些大佬是我们这一辈人的商业偶像,但大家有没有想过,偶像们的偶像,到底是怎么样的? 有这样一个人: 比尔·盖茨视他为最好的合作伙伴,靠着他的产品才能成为世界首富; 乔布斯视他为偶像,迷茫时就会给他打电话求助。 他曾经只是一个难民,20岁逃亡到美国,一句英文都不会说,却凭着一己之力造就了一个5000亿美金(约35000亿元)商业帝国! 他就是英特尔前CEO安迪·格鲁夫,“硅谷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偏执狂”
 
1、饱受战争之苦,亲眼目睹母亲被轮奸 1936年,格鲁夫出生于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4岁时,他得了猩红热,虽然后来治好了,却留下了后遗症,那就是听力很差。 更大的灾难在后面,那时正值二战,1944年,德军占领了布达佩斯,开始搜捕所有的犹太人 。 格鲁夫的父亲被抓进集中营当苦力,母亲带着8岁的格鲁夫,靠着偷来的假证件东躲西藏。 这一段经历,给格鲁夫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这种恐怖的阴影,后来一直留在他的心中,也造成了他敏感、缺乏安全感、偏执的性格。 后来他还在自传里回忆,战后苏联占领了匈牙利,有一天夜里,他躲在房间的一个角落,亲眼目睹了他的母亲被几个俄国士兵轮奸。 这样的痛苦,对他造成的伤害可想而知,幸亏在他20岁的时候,他得以偷渡到美国,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 2、20岁偷渡到美国,从一无所有到名校博士 抵达美国时,格鲁夫一句英语也不会说,口袋也只有20美元,一个熟人也不认识。 但只用了3年,格鲁夫不仅自学了一口流利的英语,还靠着做侍者赚取学费,以第一名的身份从纽约州立大学毕业,获得化学工程学位。 他在自传里说: “我把每天精力充沛的时间都用来学习,就这样坚持不懈地学习着,直到自己精疲力竭为止。” 又过了3年,他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了博士学位,并在1967年出版《物理学与半导体设备技术》。 据说,直到现在,这本书也被视作半导体工程专业的入门书。 可以说,格鲁夫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但他并不打算这辈子留在大学做研究。 1963年,他来到一家名为仙童半导体的公司工作,4年做到了研发副主管,1968年离开,进入一家新成立的公司——英特尔。
年轻时的格鲁夫
格鲁夫是英特尔的第一个员工,这家企业由诺伊斯和摩尔创立——诺伊斯是半导体之父,至于摩尔,就是他提出了著名的“摩尔定律”。 在英特尔,格鲁夫用了30年,从一个普通员工成为这家公司的董事长兼CEO。 也是在他的带领下,英特尔从一家年销售额只有2672美元的公司,发展成市值最高达到5000亿美元的商业巨头。 更重要的是,英特尔成为了自己行业不可撼动的巨无霸,市场占有率一度达到90% 。 格鲁夫到底做了什么? 3、从年收入2672美元到市值5000亿,他做对了两件事 《福布斯》专栏作者乔治·达福曾说: “没有诺伊斯,英特尔不会成为一家著名的公司;没有摩尔,英特尔不可能有足够的力量和士气处于领导地位;而如果没有格鲁夫,英特尔甚至都不会成为公司。”
从左到右,英特尔三驾马车:格鲁夫、诺伊斯和摩尔  
格鲁夫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很简单,就两件事情:转型 第一,他带着巅峰期的英特尔成功转型; 第二,他给英特尔带来了超强的执行力。 一、带领英特尔成功转型。 英特尔的一名老员工曾说:在每次重大转折上,格鲁夫都能带领英特尔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最重要的一次,莫过于1985年格鲁夫力排众议,启动英特尔业务转型计划,把英特尔从破产边缘拯救回来。 1979年,格鲁夫成为英特尔总裁,那时的英特尔做的是存储芯片,技术领先,占有率也不错。 此时,日本的存储器厂家日益壮大,他们的技术追了上来,产品物美价廉,险些就把英特尔挤出市场。 那时候,英特尔已经连续6个季度亏损,外界都做好英特尔破产清盘的准备了。 1985年深秋的一天,精疲力尽的格鲁夫在办公室和董事长摩尔谈论公司的困境,那时候英特尔已经低迷了一年多。 格鲁夫问摩尔: “如果我们下了台,另选一名新总裁,你认为他会采取什么行动?” 摩尔犹豫了一下,说:“他会放弃存储器的生意。” 格鲁夫目不转睛地看着摩尔:“那我们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说干就干,格鲁夫就此决定,放弃公司做了快10年的存储芯片业务,转战微处理器。 然而,改变一个企业的方向谈何容易,一个产品牵涉到太多的人了,产品一动,往往很多人的利益都会受损。 我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数码相机就是胶卷巨头柯达第一个发明的,但因为企业做了那么久胶卷,以至于即便到了生死关头,柯达高层也始终不能下定决心转型。 但格鲁夫管不了那么多,他不顾底下的反对,开始了壮士断腕的变革。 这一场变革,把英特尔从破产的边缘拯救回来,完成了一次凤凰涅槃,英特尔从此成为芯片行业地位不可撼动的霸主。 英特尔的年收入,从第一年的2672美元,达到1997年的208亿美元,30年的时间收入翻了近800万倍。 更重要的是,“Intel Inside”的概念深入人心,PC行业的人都知道,英特尔的微处理器和微软的Windows结合起来,就是一台电脑。 第二、超强的执行力。 格鲁夫曾经出过一本书,《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是他一生理念的总结。 在他看来,目标确定之后,一定要执行到位,做好、做绝,不能优柔寡断,更不能打半点折扣。 有一次开会,有人迟到了,他不是拍桌子,而是抄起一根棒球棒砸桌子。 面对一位犯错的女员工,他暴跳如雷,痛骂:“你要是男的,我就打断你的腿。” 硅谷另一名人霍根曾说:“如果他母亲碍着他了,他也会把她解雇掉”。 1982年,格鲁夫定下规则,员工每天工作10小时,所有在上午8:10以后上班的人都得签下大名。 某一天,《纽约时报》的记者看到格鲁夫也签了名。 1984,美国《幸福》杂志将格鲁夫评为美国最严厉的老板之一。 著名的风险投资家约翰·道尔在上世纪70年代为英特尔工作了6年,他说: “格鲁夫不能忍受迟到或没有目的的会议。他是一头拼命的驴,这是行业的特性,没有答错的机会。”
 
在格鲁夫的推动之下,英特尔的执行力超强,在生产上也有一个口号叫做“精确复制”。 在每一个生产流畅,格鲁夫都非常强调精确,如果出了错,他会不惜一切改正这个错误。 可以说,任何一个企业,有这样的执行力都是非常幸运的事情,格鲁夫强硬的纪律和管理风格,让英特尔一往无前。 在自己的书中,格鲁夫也对自己的强硬风格做出了解释: “我常笃信‘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一格言,我不惜冒偏执之名,整天疑虑事情会出岔。” 4、传奇落幕,精神永留人间 1997年,格鲁夫当选《时代》杂志“年度人物”;2004年因为癌症复发,他卸任英特尔董事长一职。 在他执掌英特尔的25年间,英特尔每年返还给投资者的回报率平均都在44%以上。 1999年,英特尔市值达到了巅峰时期的5000亿美元,这相当于2012年的7000亿美元,当时苹果也只有5000亿美元。 有人说,格鲁夫重新定义了英特尔公司,使之从制造商转变为业界领袖。 2016年3月,格鲁夫因病去世,享年80岁。
 
即便格鲁夫去世了,他所缔造的硅谷精神依然永留人间,他或许是硅谷历史上最著名的“偏执狂”,那句“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让无数人有了前进的动力。 就连一向高傲的乔布斯重掌苹果时,也当众表达了把格鲁夫视为“偶像”的崇敬之情。 可以说,即便他已经离去,他所留下的商业智慧,也值得我们一再体会。 在回顾自己多年的企业管理经验时,格鲁夫曾说: “企业就是一个活着的器官,它需要持续褪去皮肤,方法必须要改变,注意力必须要改变,价值必须要改变,这些所有变化的总和便是企业的转变。”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114322.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
诚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