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单车的死亡日记

 
        曾经一度辉煌,自恃「行业第三」的小蓝单车,它风光的日子其实就在几个月前。   昨天上午开始,网络上相继出现了一些报道指向小蓝单车目前已经倒闭,部分表示公司员工已开始被大量遣散。   最先发出这条消息的是 BiaNews,文章提到——   据内部员工透露,小蓝单车昨天就已经解散了大部分员工了,可能会留一小部分产品技术,转到别的公司。   而小蓝单车 HR 昨天开始已在朋友圈卖办公家具,「95 成新办公家具,时尚简约,出手转让。」   此外,李刚的另一家公司,与小蓝单车一起办公的野兽骑行,除了高管外,其余员工全部遣散(劝退)。   得知这个消息后,不少媒体对小蓝单车北京办公室进行了实地探访,听说还有一位女记者在探访小蓝单车北京办事处的时候被打了。
  综合媒体发布的现场图片,小蓝单车应该还有不少供应商货款未结清,在小蓝单车的楼上还挂有维权还钱的红色横幅。   根据 PingWest 品玩(微信号:wepingwest)联系到一家供应商的说法,小蓝单车在事出后也曾表示「过后会结」,但这家供应商已不报太大希望。   小蓝单车 app 中的退款信息已经撤下,但根据不少用户的反馈,小蓝单车 app「押金」一栏直接从「退款中」变成了「未交押金」状态。   而不少用户从 10 月份开始就一直在等待小蓝单车的押金退款,小蓝单车也曾在 10 月份下旬发出一份声明「用户于 2017 年 10 月 30 日申请退款的款项将于 11 月 10 日前退还完毕」。   当然,这部分用户估计是收不到自己的押金了。很奇怪,感觉前几天还好好的,小蓝单车为什么就死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小蓝单车不再对市场发出声音了?   小蓝的风口就在几个月前,转头今天就突然倒了   小蓝单车成立于 2016 年 10 月份,进入公众的视野应该算是在 2017 年 1 月,小蓝单车那天宣布完成了 4 亿元的 A 轮融资,由黑洞资本领投,智明星通跟投,估值达 10 亿元。   大家都知道小蓝单车 CEO 李刚有另外一个身份,他是野兽骑行的 CEO。对比小蓝单车来说,野兽骑行是一家智能骑行运动领域的创业公司,就是一家敢把自行车做到万元以上的专业骑行创业公司。   而在战略上,这种优势是互补的。野兽骑行拥有大量的专业自行车设计经验,小蓝单车的出身注定就与产品的高性能有关,李刚曾说小蓝单车定位轻运动品牌。事实上小蓝单车,也是 2016 年 11 月野兽骑行宣布获得 1.5 亿元 B 轮融资时正式剥离出来的,同时也获得了野兽基金第一轮的天使投资。
  2017 年 3 月份,李刚在北京开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这也是小蓝单车在北京市场的首秀。李刚在发布会上很风趣,给人大大咧咧的感觉,全场妙语连珠,引得全场哄笑,对于我们这些在现场的参会人员来说,他的表现给自己的品牌加分不少。   他时不时的就会调侃一下友商,比如他说「如果快速推动(快速铺车)会留下很多债,这些债明天也都是要还的。」他也说「明年一二月份对于其他友商来说,是死一样的冬天」,因为一些使用铁车架的友商该考虑怎么解决破旧车辆的回收和置换的问题。他还总结了两个行业拐点:铁车架生锈带来噩梦,产生的城市垃圾问题;第一批换车潮流,哪里去找车?   「共享单车数量每个城市是有天花板的,下半场就是拼效率,最少的人做最多的事。」   李刚在第一场北京的发布会上说,他们进入北京 1 个月,在北京投放的车辆就超过 8 万台,运营四个月,全国累积用户超过 625 万。「按照这个增长的速度,他们也比 airbnb、Uber 滴滴速度更快,小蓝也提到上一个拥有这样增长速度的产品是 Facebook。」   速度是致胜的法宝之一,而另一法宝是产品力。小蓝单车不光铺得快,还真的好骑,李刚说用户会用脚投票。确实,不少用户今日在朋友圈中仍然再以「最好骑的小蓝单车却倒闭了」的方式缅怀这家企业。   小蓝在这次首秀的发布会上还推出了「共享变速车」,并得到了阵阵好评,这和他们的产品基因分不开。发布会一结束,不少现场的记者朋友们就把为数不多的变速车全部都扫走了,看来真的很爱骑。   根据小蓝单车方面提供的数据,从去年 11 月 22 日,小蓝单车正式进入深圳步入共享单车领域至今,已在深圳、广州、成都、南京、佛山开启运营。目前 5 座运营城市已经实现了 15 万车辆的投放,累计用户数量 253 万,日均开锁 83 万次,最高开锁 117 万次。   李刚算是当时共享单车行业的明星,而小蓝单车的「人设」就设定在了除摩拜单车和 ofo 小黄车之外的行业第三。在那一段时间里,第一第二忙着打仗,保持高冷,而李刚却没少接受媒体的采访,给人一种从舆论上也要挤进第三的感觉。   2017 年 4 月份我和小蓝单车 CEO 李刚有一次对谈,那时候小蓝单车在北京市场的势头依然很猛。   李刚把自己的定位就放在产品上。他说,摩拜单车是海派风格,PR 和 GR 做得十分优秀;ofo 小黄车是北派风格,注重运营,和快速铺车,量很大速度又快;而他们小蓝的定位就在产品上,打磨产品。这和他自己的背景分不开,之前他就是 360 公司的智能硬件部门出来的一个高管。   在采访中,他喜欢调侃 ofo 小黄车那时还没有定位,那样终究是不行的;摩拜单车的座位有时候会上翘,对男性用户不友好,在产品力上不如小蓝。   小蓝单车那段时间基本没有什么静默期,而是快马加鞭想要追上第一第二的节奏。2017 年 5 月 10 日,小蓝单车宣布和蚂蚁金服达成了合作,通过信用积分可以免押金骑行。   当时推送的新闻稿标题是——小蓝单车与支付宝达成战略合作,共享单车「牵手」流量巨头将加速行业洗牌。   不过尽管如此贴靠,媒体还是没有将这次合作解读为阿里巴巴的一次重要站队。不过好在从规模和势头上,小蓝单车并没有掉队,一直走在正轨道上。   李刚相信支付宝和芝麻信用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对于小蓝来说,他们希望玩一些更大的。   李刚不光调侃了 ofo 放卫星,摩拜单车联合搞生态,李刚宣布小蓝单车要真正打造了一个蓝海开放的平台,而这个平台就是往他们的新车上加一个智能中控,通过这个智能中控,用户可以导航,享受当地的吃喝玩乐,在有人使用的时候还可以通过线上广告变现。
  李刚还说「靠租金一元一元赚钱,开心就好,是因为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想,如果共享单车行业仅仅是靠着一块一块,五毛五毛挣,我们算一笔数学帐,一天共享单车大概能够带来 1 亿到 1.5 亿的出行频次,就算是 1 元一次的话,一天是 1 亿次,1 亿到 1.5 亿的量级,这是整个行业的天花板。」   「而如果我们我们拥有 1000 万台小蓝单车 PRO2,我们将会拥有 1000 万块屏,这 1000 万块屏每天会带来几亿甚至是10 亿次的广告播放。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这是远远超过中国最大的媒体亿次的广告播放。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这是远远超过中国最大的媒体公司分众公司的平台,也是远远超过诚博娱乐甚至是百度的平台。」   大话说的太早,超越头条是没戏了,噩耗来自于 2017 年 6 月——一次错误的宣传让这这家企业瞬间站在了风口浪尖,这个行为似乎也一同将小蓝这家企业带进了一连串的火坑……   PingWest 品玩从不同渠道听说,6 月事发之后确有警察进入小蓝单车内部调查,而小蓝单车自此进入静默反省期。听说也有一些三方的公关公司给小蓝单车递交公关方案,但小蓝方面都拒绝了,称自己会搞定。而一些媒体在之前也收到了关于小蓝单车「出海计划」相关的发布会邀请,自此也都推迟取消了。   小蓝单车穷死的?   自从 6 月份开始后,小蓝单车就好像是被噩运笼罩一番,融资不顺,找人接盘未果,连政策都好像是与它作对。
  从 4 月份开始,北京市就传出要限制共享单车新投放的消息。这对于已经在北京铺上一定数量的单车企业来说是个利好条件,然而对于新进入北京的小蓝就不那么乐观了。这意味着他不能通过效率挤占市场了。   随后,一线城市相继推出了限制投放的禁令。   而在 5 月份小蓝推出麒麟计划时,小蓝单车就已经屯了一大批智能中控屏幕,而后来出台的政策更是让这批中控失去了——不光不允许新投放车辆,也不允许单车企业在自行车上进行商业广告行为。   不允许投放商业广告意味着小蓝的「麒麟计划」搁浅,而那些禁令更是让小蓝即使造出新车来,也无法投入市场。   在资本层面,小蓝连 B 轮融资始终没有完成。   一段时间内,曾传出小蓝将在 3 月份公布 B 轮融资,而到现在都没有公布。   我们简单的算一笔帐,如果根据 4 亿人民币的 A 轮融资测算,小蓝投放的 70 万辆车的成本造价为千元以上,而这笔造车的成本费用已经超出了 7 亿元。不光没有流动资金,甚至还积压了大量成本,所以或许从北京市场效率提高一开始,我觉得小蓝单车就已经开始缺钱了……   小蓝在造车供应链上欠款的逻辑是存在的。这几乎可以套用上小蓝在「收钱」上的所有动作——今年初,小蓝推出了 199 元的半年通骑卡,不光可以免费骑行,还会在到期后全额返还。谁知道半年通骑卡无限延期最后变成了年卡,而随后,小蓝还将押金上调至 199 元。李刚还曾经表示过,这部分钱可能会用在投放新车上。   按照之前的逻辑,李刚势必是想让小蓝在行业内保三冲二。然而据 PingWest 品玩了解,在今年年中,小蓝已转变思路迫不得已找到 ofo 小黄车和摩拜单车寻求收购,但两家都没谈拢——ofo 方面是因为出价太低,而摩拜单车没收,更多的是因为其 CEO 王晓峰觉得收购小蓝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而根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时和小蓝接触的还有蚂蚁金服和永安行。不过当时蚂蚁金服对共享单车还比较犹豫,而永安行合并小蓝单车的传言几乎都敲定了,甚至先行提供给小蓝单车 1000 万的救命钱,但最终也变为了永安行合并哈罗单车。   在这场资本助推的拉锯战中,「无爸爸」的小蓝在六月份之后已经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了。   或许它早就意识到了和 ofo、摩拜单车根本没法打下去——共享单车市场短期内市场投入大,回报周期长,加上政策的不确定性和领先两家公司的规模效应,小玩家小蓝的生存空间实在是太小了。更别提已经没有资本再为其续命了。   解散事发之后,奇虎 360 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在朋友圈转发了相关新闻,并写了一句「这个 CEO 一直都有人品问题。」   到今天解散,或许小蓝再没拿到过一分救命钱。   从 10 月份开始,PingWest 品玩就曾就小蓝单车押金问题联系李刚的微信。不过,截至发稿前,李刚并未对 PingWest 品玩的问询做出回复。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99113.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
诚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