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朋友圈的90后

 
  90后还小的时候,吃瓜听着大伙说“80后是垮掉的一代”。摩拳擦掌好几年,想着万一有天成真了,自己就要扛起拯救中华民族的大旗。 谁成想,“90后是脑残的一代”很快占据上风。不远处的80后深藏功与名,搬好板凳,看后人走过自己的来时路。 可90后还没来得及确认自己是不是真脑残,就已经分批次地在朋友圈中“秃了”、“离婚了”、“步入中年了”…… 与此同时, 95后选择脱离组织,自成一派不瞎凑合;00后享受自己的“一个一个梦开出了天窗”,没空理会叔叔阿姨们的淡淡哀伤。 聚光灯下,90后凝望着大家,“玩儿挺好啊各位”。 发型关乎尊严 “说熬夜猝死我不怕,说熬夜掉头发,我立马就去睡了。” “秃头”这种超出90后判断范围的事,第一篇文章是来科普,第二篇是娱乐,之后的,就都是媒体在利用人性无缝不入的恐慌。 即使信息准确,不断重复的故事也会让公众的注意力集中持续在一点上,从而将其风险放大。因而作为信息时代的最活跃群体,很多90后主动选择相信:秃,说的就是本人了。 “以前每半个月剪一次头,每次都要打薄。现在恨不得烫成和妈妈一样的小卷,才能让头发看起来够用”; “刚毕业压力大,最恨做噩梦掉头发。本来没什么可怕,要命的是惊醒之后反复拉扯才能确认是不是真的,反倒拽下来一大把”; “93年的已经愁出了银丝,但是洗的时候只掉黑的,白的始终‘坚韧不拔’。” 还有很多90后女孩,从小听着亲妈对“气质”的定义:你把头发全扎起来,露额头才最好看。所以每天都把头发勒紧到眼角上扬。时间久了,姑娘们开始发现自己长得越来越像清朝人。  
   
  但谢顶其实多半是因为遗传,或是想得太多导致雄性激素阶段性激增。 目前中国脱发人群约2亿,20-40岁男性居多,且发病率以每年至少15%的速度递增。但标题说90后秃了的文章,内容都在科普人类“为什么秃”和“怎么才能不秃”,最后总结主旨:这两个问题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答案。因为秃不秃是基因决定的,但什么时候开始秃就看心态了。 男生头秃,好比女生腿粗,要想弄明白只有一条出路:认命,不哭。 掉头发真的很可怕?其实大家只是嫌弃“地中海”不好看罢了。  
  2000年出生的刚果山地大猩猩Kadogo,发型生来就有个性/视觉中国 明明西二旗的IT民工还在风中凌乱,太古汇的靓男油头依旧耀眼,中央大街做直播的网红,及臀的长发甚至可以取代貂绒的地位。 某防脱发洗发水为了促销,还打出口号:头发就像前任,离开了就不会再回来。 别被它骗了。现实是,头发就像前任,注定要离开,你留也留不住。 索性相信自己,把心放到盆骨里。 体面不取决于头发,是秃子总会发光的。 婚姻重在体验 近30年,中国人的婚姻观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中山大学婚姻与家庭研究中心主任李宁利教授说:当人们对婚姻不再抱着“白头偕老”的信念,一纸承诺的约束力就随之减弱,从而引起离婚率上升。 大趋势使然,为什么90后的离婚就要被指责? 年轻人的不将就,常被当做不讲究。 “云亲妈”们一边操心90后已进入晚婚年龄,连累还没着落的80后情何以堪;一边又说90后掀起离婚热潮,潜台词是“不负责任”。 一个90后网友说,自己的儿子已经四个月,她却后悔早结婚。“种你无力改变他的心情,比死还让人难受。 合肥一法院研究室副主任童广飞说:“相比60、70后到了不得不离才提起诉讼,90后在提起离婚时态度更加‘随意’,大多不是因财产而起。有的因为沉迷赌博,有的因为家庭暴力,有的是性格无法磨合,还有不一样的生活追求成了导火索。” 如果说错误的结合已注定是悲剧的开端,那忍着不分开,依赖“改邪归正”的微弱可能,支撑柴米油盐中琐碎的宽容与谅解,是不是一场过于残忍的赌博? 健康的婚姻关系,不会抹杀自我价值的实现。 电影《搜索》中的“阔太”莫小渝,当年放下身段,为爱牵手一穷二白的沈流舒。在婚后几十年如一日地为他煲粥,深信不疑,这是对爱情的诠释,更是自己的归宿。 时过境迁,认清枕边人已不是那痴情的少年。留下了离婚协议,“重新开始”说得底气十足。但这颗敢爱敢恨的心中,是否也对曾经的隐忍有一丝后悔?是否也曾心疼自己的牺牲?  
  《搜索》中陈红扮演“莫小渝”/视觉中国 90后看着长辈走过的路,反思那一纸承诺的意义,审视自我存在的价值。想不明白的是,长痛中的隐忍,怎么就比短痛里的果敢来得高贵? 离婚不可耻,90后离婚也不值得“炒作”。更何况,很多只是跟风怒吼“婚姻可怕”的90后,可能大多就没被丘比特射中过。 注孤生的命就没必要惧怕婚姻了,想太多要掉头发的。 去你的人到中年 有人在街头采访00后,问他们对90后的印象。回答中,关键词是:  
   
   
  90后真的十分感谢广大人民群众牵挂婚姻生活。但还要扣上已经中年危机的帽子?无论如何都不存在的。 虽然有些90后喜欢矫情地叫嚷两句,刷存在感。就像2016年的这条微博,是95后试图脱离队伍的导火索,也扎碎了某些90后的玻璃心:  
  评论区里的都捶胸顿足,高呼自己还是“宝宝”。 看似悲催,实则“伪傲娇”。见过哪个已经累成狗的中年人,有心思在乎这种“法定界限”?苦痛还没来,一群人居然就要抱团舔舐“岁月的伤口”。 厉害厉害。 英国著名历史学家Pat Thane认为,“根据现实中社会阶级的差异,和对劳动力功能的区分,不同国家在不同时期,对年龄界限的划分都会有不同,它往往反映的是当前的政治经济状况。”世界卫生组织(WHO)也曾在官方网站中引用这段话。 所以中年边界之争没有实在价值,问答平台里所谓“WHO的官方年龄界定”也是看看就好。 话说回来,90后是在准备摘掉杀马特的标签,换上“清爽的中年”,可怎么“中年人”变成了弱势群体一样的存在? 一开始的“枸杞+保温杯”,自黑的玩笑话倒成全了群嘲的狂欢;而后油腻男女占据视线,造就整个中年人群的不堪;再看家长群的戏精,极致谄媚追求体面,引得众人焦虑之余还得惭愧,“怕是我要给孩子拖后腿”。 热点话题,一个比一个“丧”出花来。这明明就是乳臭未干的90后上演的拿手好戏。 不是中年人活得不精彩,只是年轻人占据了话语权。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2017年8月发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国网民以10-39岁群体为主,占整体的72.1%:其中20-29岁年龄段的网民占比最高,达29.7%。 生于1989的作家蒋方舟曾经说:这个世界,对年轻人太好了。 过去的人只能听到知识分子的声音,而现在的年轻人是社交网络上最活跃的群体,他们的存在意义被充分放大,因而能得到十足的关心。 “90后的中年危机”是阶段性自嗨式的“丧”。作为预备军,等业务熟练的90后也人到中年,一定要活得足够精彩,才不会让自己在00后的世界活成段子。 那么就爱谁谁吧 丧归丧,耍归耍,90后才不怕关键词的风吹雨打。 十年前,没有朋友圈,80后一样在漫天的新闻标题里“工作散漫、跳槽频繁、浮躁怠慢、缺乏团队观”。转眼在职场摸爬滚打已有数十年,也没听说80后搞垮了哪个行业。 哲学家埃皮克提图说:“Remember that it is we whotorment, we who make difficulties for ourselves - that is our opinions do.———折磨自己,给自己制造麻烦,都是因为我们的看法本身让自己感到痛苦。” 颓废懒惰、脆弱浮躁,还有消极敏感,种种“不堪”都是人性共通的弱点。互联网的革命把这残缺搬上台面,可它们终究是众人的残缺,只是信息时代让90后看起来格外耀眼。 因而没所谓,90后不奢求百分百的理解。毕竟在翻看几年前的日记时,人都无法看懂曾经的自己,那么不同年代的人之间,又要如何奢求无条件地感同身受? 在90后的世界中,80后已落入俗套,00后还捉摸不到;既没时间也没钱,已经不学习了却玩也玩不好。索性天天拿自己开玩笑。 我秃我自豪,我丧我骄傲,90后的忍耐极限你们永远预测不到! 参考资料 [1]Thane P. The muddled history of retiring at 60 and 65.New Society. 1978;45(826):234-236 [2]Proposed working definition of an older person inAfrica for the MDS Project. WHO. Health statistics and information systems.2002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99522.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
诚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