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WiFi变现产业链调查:免费蹭网背后 被莫名其妙薅羊毛

21世纪什么最贵?答案是——免费的东西最贵。那些打着免费旗号,却没安什么好心的骗局已经司空见惯。你以为在“薅”免费的“羊毛”,却不料别人“薅”的是你的肉身,这其中付出的代价,直到整条产业链被我们调查之后,才让人大吃一惊。 喜欢到处蹭网的小梨最近觉得很诡异,似乎自己在网络上成了“透明人”。无论是短信还是微信总有大量不明来源的推销信息骚扰她,而且这些信息大多还能知道她近期的消费需求,“尤其是双11前,想买什么都能知道,我一开始以为蹭网中毒了,但手机怎么查杀并不都没有效果,短信依旧发个不停,微信也频繁有人加我推销产品。” 无奈之下,小梨换了新的手机,但这些看似精准的推销信息依旧没有消停,让她感到十分不解。她将上述经历发到朋友圈,没想到有不少好友也在下面纷纷留言,觉得手机似乎“中毒”了,不论是广告还是推销都相当精准,好比懂读心术,但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其实不是病毒,是因为‘蹭网’导致的。”某公共WIFI设备推销业务员吴悦(化名)告诉熊出墨请注意,小梨之所以会被大量推销信息骚扰,是因为蹭网蹭太多了,个人资料被多个WIFI的运营机构反复“倒卖”才造成这样的麻烦,但这个“麻烦”却是吴悦以及运营机构们赖以生存的基础。 那么通过公共WIFI“蹭网”,真的会把个人信息“蹭”得满大街都是吗?提供免费WiFi的商业公司如何挣钱?或许在吴悦忙碌的日程里,我们能够得到确切的答案。 免费蹭网引发的“商机”  
  “老板,你家有免费WiFi吗?”相信这样的对话不论是餐厅、商场、咖啡厅甚至小吃店每天都会重复无数次。在4G高度普及的今天,WiFi仍然是主流的上网方式。《2017年上半年中国公共WiFi安全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国内用户平均有61%的时间使用WiFi上网,并有超过50%的用户使用WiFi的时间占比超过70%。 有用户需求就有商机。“我每天都要跑十几二十个地方(谈合作)。”吴悦告诉熊出墨请注意,他负责的是罗湖和龙岗两个片区内公共WIFI系统的产品推广,公司每个月只给4000底薪,但他每个月收入能高达2到3万元。 “只要按照公司给出的推销话术,比如告诉他我们的设备只需要借用你原来的网络,不用商家付任何费用,还能根据用户流量给商家返利,这样的商业模式大受商家欢迎,根本无需我们多费口舌。”据吴悦介绍,无论是办公楼、综合体还是酒店,都希望通过这套公共WIFI系统把宽带钱给赚回来,甚至还能额外的收益,所以很多客户他只推销了一次就拍板要了。 据吴悦介绍,从安装系统的次月开始,公司就会根据该区域连接WiFi的数量给客户返回一定金额,“有些客流量大的综合体,甚至一个月可以拿到几万块钱返利。” 有了“赚钱”的案例,吴悦渐渐觉得产品越来越好卖了。他向熊出墨请注意展示了一部分客户清单,单单是一个区就有上千家办公楼和综合体在使用这一套公共WiFi产品。加上部分友商的产品,安装数量更是极为庞大。 可能许多人都会觉得,如此庞大的数量硬件支出,加上每个月还要返给客户的费用。这些运营公共WiFi的企业岂不亏死?他们到底图什么? “当然是图财,而且利润相当丰厚。”吴悦表示,与那些通过植入病毒来窃取密码和个人信息的违法方式不同的是,公共WiFi是通过正儿八经的方式挣钱,由于商业模式清晰,并不违法,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这一灰色产业链中。 本想蹭网“薅”商家免费“羊毛”的用户们,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商家和机构“薅”羊毛的对象。我们不禁要问,这些看似“便民”的公共WiFi是通过什么方式在用户身上大量变现的呢? 第一阶段 加粉、推广 海量用户数据成为牟利手段  
  公共WiFi很容易通过免费热点聚集大量用户,而这些用户数据就成为公共WiFi运营企业变现的第一大途径。 “翻一翻,许多人的微信里总有几个不认识的公众号。”吴悦告诉熊出墨请注意,许多公共WIFI的连接验证方式都是通过电话号码或者微信授权进行的。但许多时候除了手机验证以外,还需要关注某个微信公众号才可以顺利上网。因此,不少网络营销推广公司成为公共WiFi运营公司的头号客户。 这些公众号有些内容很少,有些甚至是空白的,对于用户来说这样一个公众号留在微信里根本是没有价值的,然而却有许多用户在上网之后忘了取消关注,而放在日后除非用户自行清理公众号的订阅列表,不然就会被彻底遗忘,成了其“永久”的粉丝。 “因为关注公众号成了上网关键的一步,所以很多用户都勉为其难。”吴悦表示,经过公司技术团队的一番测试之后,他们发现,有超过85%的用户在上网之后并没有取消关注公众号,有些是忘了取消,也有些是懒得取消。 而这些拿来“被关注”的公众账号里,有一部分是来自客户的订单,许多营销号需要大量的粉丝集数作为内容推广的受众群体,而恰好吴悦的团队能够提供给他们大量的真实粉丝。 “所以公共WIFI上推荐的关注账号很多是来自营销号的订单。”他告诉熊出墨请注意,这些营销团队会以20-30元一个粉丝的价格,向运营公司购买,而且因为大量用户都会忘记取消关注,所以这些粉丝很少出现“掉粉”的现象,相比传统“烧”红包所获的粉丝质量更高。而当公众号达到一定数量之后,营销团队就会开始拿来做推广了,“有些用户会发现长时间被遗忘的一个无名公众号突然就弹出了一条消息,我们都调侃这是‘诈尸’。” 除了帮营销号们“加粉”之外,许多运营公司还通过公共WiFi养许多自有的公众账号。吴悦透露,他所属的公司就有专门的团队在“养”这种公众账号,当账号养到数万粉时,就会通过一些网上交易平台或者社交圈子买卖(转让)账号,就以三万粉丝的地区公众号为例,价格在5千到3万元不等,而且需求巨大,几乎每天都有账号被买走。 网络社交高度发达的时代,谁要是能够掌握用户群体,谁就能够斩获营销与推广的红利。而随着营销号的推陈出新,激烈的竞争也大大加重了它们获取粉丝的成本。掌握着“加粉”技能的公共WiFi运营机构却在大肆利用着用户的使用习惯与忘性,大量赚着营销号和营销机构的钱。 第二阶段:对用户数据进行分类 让营销和骗子更懂用户  
  但这些WiFi运营机构的盈利手段并没有停留在推荐关注那么简单。手握如此庞大的用户数据,如何进一步挖掘用户行为和分类,让营销和推广变得更为精准,才是他们希望能够实现的更高阶段目标。 吴悦告诉熊出墨请注意,海量的用户数据中如果只有用户微信名和手机号码,这些原始数据的意义并不大,但通过公共WIFI的连接节点,公司能够清晰的知道用户是在何时何地使用公共WiFi,根据场所分类再给用户贴上相应的标签,这样加工过的数据才有商业价值。 “比如在一些星级的高档酒店里使用公共WIFI的用户,将被贴上‘有钱’的标签,办公楼里用户一般会被标记为‘上班族’或‘白领’,而那些经常出现在购物中心的电话号码,就会被视为‘剁手族’。“据吴悦介绍,公司会根据不同的标签定价,这样以来海量的用户资料就成了运营公司的“金矿”,“能卖上高价钱。” 据吴悦透露,许多“剁手族”的资料被卖给了诚博娱乐企业做推广,“白领”的资料一般卖给小贷机构,部分经常出差的商旅人士标价最贵,最高能卖到50元一条,内容包括手机号码,最近所到的消费场所等,颇受奢侈品、豪车、房地产等商家青睐。 “这些商家或者业务经理,能够根据这些信息估算用户的购买力,从而进行有针对性的推销。”吴悦告诉熊出墨请注意,有商家反馈这些资料比较精准,所以推销产品的成交率也比较高。 尤其是现在个人用户信息本身就已经“满天飞”,所以许多用户接到推销电话或者短信已经习以为常,抗拒心理并不是那么强,更懒得追寻信息泄露的来源,“甚至有些诈骗团队也在我们这里买资料,(有了这些信息)他们能把用户的行程说得很准确,这就很恐怖,但老板是生意人肯定不管这些了。” 第三阶段:记录用户行为 “玩法”更高阶  
  诚博娱乐平台正在通过大数据来分析和记录用户浏览习惯,给用户做标签,并且作出更为精准的推送。这样的方式也为越来越多广告主所青睐,于是公共WiFi行业也通过引入新的技术,比如记录用户使用WiFi时候的浏览行为等来抢占市场。 吴悦所属公司的技术团队也开始在WIFI的系统升级上“做手脚”。他告诉熊出墨请注意,最新一个版本的公共WiFi系统,可以在用户连接上网之后,拦截并破译部分用户的上网信息,通过后台可以清晰的看到该用户登陆了什么网站,停留了多久时长,甚至在诚博娱乐网站上浏览了什么商品。 “通过这些痕迹细节,将用户再一次进行分类,信息的精准性就大大提升了,价格也就更高了。”吴悦说,类似这种详细的用户信息一条均在80元以上,更有很多营销顾问机构找上门希望从事信息代理的业务,构成了一条完整的用户信息产业链条。 看到这里,许多用户会恍然大悟。那些能够“猜测”和“预知”用户心理和需求的推销电话,大多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得知用户个人的行为与动作。而部分诈骗行为,更是通过购买这些详细的行为资料,取得受害人的信任,从而骗取钱财。 “还有(一些不正规的运营机构)尝试通过功公共WIFI给安卓用户植入程序,模拟用户操作动作,这样其实已经威胁了移动支付的安全。”吴悦表示,许多无下限的机构已经开始盯上了用户的“钱包”,正在尝试利用新的技术破解相关的安全壁垒,令人不寒而栗。 最后 其实,商业WiFi市场一直被视为是“入口”级的市场,前景广阔。 根据艾瑞咨询此前发布的《中国商业WiFi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商业WiFi的市场规模约为32.6亿元,为2013年的21.7倍。同时,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中国移动网民规模达7.51亿,网民对无线网络的需求也在持续走高。 正因如此,不少互联网、运营商玩家都先后入局,但如果按照投入产出比来算,整个行业始终是赔钱赚吆喝。比如由于“高额成本的巨大压力、后向运营模式受阻、没有政府资金的支持”,曾两轮获得4.38亿元融资的16WiFi在今年无奈“瘦身”,暂停广州、上海、深圳等11座城市的运营,仅保留北京和昆明作为样板城市。 更多的企业希望能够从提供服务的用户身上挣钱,本文上述所描述的业务成为了不少公共WiFi机构“不能说的秘密”。 实际上,本文的主人公所在的公司在这一领域相当出名,再比如,深圳友宝就将其微信加粉推广业务明码标价公开叫卖,熊出墨请注意的后台就曾收到过报价单。 显然,从保护个人信息安全的角度出发,手机用户应该谨慎的对公共WiFi热点加以识别,尽量不要使用部分利用手机号码和微信授权登录的热点,以确保个人账号与信息安全。 在交流的最后,吴悦打趣的告诉我们,“虽然我是推广公共WiFi的,但我在外面从来不蹭网,就怕不安全!”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99596.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
诚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