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CEO王欣即将出狱!那些当年举报他的人最害怕的事刚开始!

  想起来!真对不起王欣! 当年就欠你一个快播会员! 还有三个月,王欣就要出狱了! 11月20日,快播CEO王欣的太太在微搏放出消息:王欣即将出狱了!
 
而说到王欣当年的入狱,只能用一句老狼的歌词来表达: 一切就像是电影,比电影还要精彩! 2014年4月22日,中国互联网20周年纪念日后的第二天,大批警察突然进入快播深圳总部,查封所有电脑,控制核心员工! 快播被查的信息传开后,全国5亿快播用户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难以置信的事实——快播要完了!
 
4月22日之前,快播还是国内最大的视频播放工具,它当时的用户有5亿人,放之国际都是世界第三大人口国家! 即使有QQ影音和暴风影音环伺在侧,快播仍然牢牢地占据着全网视频点播8成以上的市场份额! 但是因为同行的举报,一夜之间,快播成为流氓软件,公司被判赔付2.6亿元罚款,一个有可能成为独角兽的创业公司轰然倒地!
 
2014年8月8日,在舆论几乎获得一边倒支持的快播CEO王欣虽然在法庭上作出精彩的陈述。当然中国并不是一个陪审团制度的国家,所以网友怎么看,甚至庭审过程是不是精彩,都不影响王欣他们本身是否有罪。所以在2016年9月13日的时候,海淀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了结果: 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被告人王欣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而根据《刑法》第四十七条【有期徒刑刑期的计算与折抵】的规定来计算,在判决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那么2014年8月8日被捕的王欣,如果不考虑减刑因素,2018年2月8日就可以刑满释放了。
 
《人民想念王欣》可以唱起来了! 他不进去,现在80%的视频网站根本就活不了! 一份网络流传的简历显示,王欣1980年3月12日生于湖南郴州,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 2000年,王欣南下深圳,第一份工作是在龙脉公司当程序员。就是在这个公司,王欣认识了曾李青,这个在他后来的创业过程中扮演了两次重要角色的人。 2002年,不安分的王欣离职创业,成立“深圳点石软件”,点石软件做过通讯软件等很多项目。曾经有一著名投资公司要投300万,却遭到王欣拒绝。后来公司最兴旺时发展到80多人,甚至引来盛大收购,但也没有谈成。随后盛大上市,点石于2005年倒闭。但是在此期间,王欣已经和盛大陈天桥认识,其技术上的天赋和对产品开发的独特见解很受陈天桥的欣赏。随后,他到盛大打工,做“盛大盒子”,但这个项目无疾而终。
 
王欣只得另觅去处,走上创业之路。 2007年,在连续创办了两家公司都无疾而终后,王欣在深圳创办了他的第三家公司——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
 
在随后的几年里,快播以一骑绝尘的姿态抛开所有对手,成为名副其实的行业霸主。 总结起来,快播在以下几个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其一,快播是当时第一个把p2p技术玩到极致的公司。 P2P技术是什么?简单地说:可以向其他下载过该文件的电脑获取,下载完成回自动分享,这样的好处就可以大幅度的提升下载速度,节约服务器的带宽。可以想象,在那个10M带宽都能让人喜大普奔的年代,快且方便的快播承载了少年们太多的电影梦。
 
其二,快播具有与生俱来的开放性。 一是在搜索算法上的开放,没有太多的限制指令,甚至能搜出很多不可描述之事,这也是快播被查的主要罪证;二是用户可以直接用快播播放BT和迅雷的种子文件,这种强大的兼容性彪悍到没有朋友。 其三,快播在2008年就开发出了视频剪辑的功能。 在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快手和抖音还没出来的时代,通过快播随时剪切自己喜欢的片断,把电影画面做成MV,是很多人喜欢快播的原因之一。 2008年年底,快播的用户突破1500万,当时快播成立才不过一年而已。 2009年,快播手里已握了几单上千万的广告合约,当时快播的员工都在畅想什么时候公司会到美国上市。 2012年的时候,快播安装量突破3亿,还是中国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播放器,那时候的王欣有点发福,靠在自己公司的门前,一脸幸福的接受采访。
 
 
但到了庭审的时候,他又瘦又老,显得精疲力尽。
 
这中间,其实也只隔了不到4年的时间。 快播为何“中道崩殂”? 想在回想起来,快播在如日中天时突遭变故,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拒绝风投入局是快播走向衰亡的开始。 王欣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找过IDG,但是IDG当时也投了市场占有率比快播高的暴风影音, IDG提出入局的前提是让暴风收购快播,王欣没有答应,但公司也很快获得来自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和曾李青的天使投资,2008年年底又得到赛富基金的A轮投资。
 
快播有了几笔天使投资后,已经足够应付日常开支,当时很多风投公司都过来找过王欣,但是都被王欣拒绝了。 产品经理出身的王欣对风投天生敏感,他认为投资商都是短视的,迎合他们就要做很多破坏用户体验的事情,这对于他几乎是无法容忍的。 但是他也忽略了一点:风投在获取政策信息上是最灵通的,如果风投进来了,他们就可以告诉王欣什么是可以做的,什么是不能做的,快播之事可能还不到这个地步。 其次,快播从诞生那天起有两个原罪形影相随——“盗版”和“色情”。 王欣试图摆脱这两个原罪,快播在2012年推出不良信息举报系统,试图封杀不良内容来源。但王欣也承认“这个模型本身有问题……无法从根本上去解决。”2013年,快播声称将在未来一年投入1亿元用于建设正版内容,投入3000万元支持国内微电影的创新。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这些都只是表面功。 视频领域内的竞争也远比王欣想象的可怕。2013年12月,曾经的冤家路窄的搜狐、优酷、腾讯视频、乐视网、组成了最新的反盗版联盟,召开声势浩大的发布会,高调声讨快播们侵权,这是一场维护互联网视频行业特定商业模式着战争,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快播成为众矢之的。 2014年4月22日,深圳警方突然审查快播公司,快播从此永诀江湖,尽管它的用户数量和日均流量已在三年前就超过迅雷和暴风影音两位前辈。 在听证会,幕后“友商”们终于排排坐在快播的对面——腾讯、乐视、优酷等等,当中甚至还有快播曾经的投资人——曾李青。其中,腾讯百度公开承认是自己举报。至于当时引起热议的2.6亿天价罚单的来源,是基于快播盗播腾讯公司自有版权影视节目所产生的8671.6万元“非法所得”的三倍罚款数。 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支持王欣? 快播被查和王欣入狱,其中的罪证之一是提供了违规内容。 但是在王欣看来,这些内容是个人站点上原本就有的,他只是把它们放进快播的服务器,让用户省去缓冲和等待的过程——同时快播并没有利用这些内容盈利。 用王欣自己的话说:我们只是一家技术研发公司,就算用户不用我们的技术,也会用其他公司的技术。现在,专心做技术的公司非常难得。 但是在中国,只是你一个人把一件事看明白了还是不够的,因为更多人都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比如说很多人都用迅雷做过一些不可描述之事,但是迅雷就说它不是下载工具,而是包括游戏开发、信息网站、播放软件在内的综合体。 关于快播的涉黄问题,据资料显示,“视频网站在发展过程中,过于追求成长速度,在中国互联网天天呼喊的“快鱼吃慢鱼”的原则逼迫下,视频网站都不择手段的吸引流量,而淫秽色情及其他不健康内容就成为了快速拉动网站流量的首选,擦边球造就了一批早期的成功者,但也埋下了隐患”。 那么,换句话说,这是行业问题,为啥只有快播出事? 显然,倒霉的快播也许恰恰倒在了嚣张上面,什么都要打擦边球,动了巨头的利益,焉有你的存在? 所以,快播的悲剧在于:它有一个天才的创始人,但是敌不过周围的环境。 好在经过三年多,王欣总算可以出来了! 据说在狱中,王欣一直在阅读最新的互联网杂志,这说明他一直在积蓄力量准备东山再起! 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无异于是晴天霹雳,毕竟快播还在,王欣也才只有37岁! 经过3年多的狱中历练,出狱后的王欣要做到的不是从肉体上去报复对手,而是从商业上直接打倒对手! 王欣要出来了,那些当年举报他的人,你们害怕的事才刚刚开始!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99739.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
诚博娱乐